今天雷狮和我在一起了嘛

大概记点日常小事或者脑洞吧。像我这种渣文笔估计也就自己看看,如果您喜欢,那真是荣幸之至。

【狐妖小红娘×阴阳师】樱花妖(上)

依旧旧文重写

前几天看了上周五更新的狐妖小红娘
刚刚补完了漫画
超心疼南国公主
然后就突发奇想的写了这个脑洞
本文主阴阳师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鹊桥难度相思苦; 直教化蝶难采同心甜; 直教逆神背天还家去; 直教万转千修等一回。 其实爱,很简单。
       
     樱花妖活了几千年了,但还宛是少女的容颜,她有一头乌黑的头发,长长的,顺顺的,总是让其他花妖羡慕。她笑起来很好看,隐约能看见脸上两个不深不浅的酒窝,腼腆的她总愿用宽大的和服遮住半张脸,纤细手指不经意间露出同样露出的还有那涂着花瓣颜色的樱粉色指甲。
         
     樱花妖住在一小山坡的最顶端,栖息在一巨大的樱花树下,每到了樱花开放的季节,大大小小的情侣便牵着手洋溢着自己没见过的温暖笑容来到树前祈愿,他们总诉说着自己所不明白的感情。爱。一向不接近人类的樱花妖便坐在粗壮的树干上藏于簇簇粉色花瓣中祝福着他们。
         夏天的天气总是变的很快。淅淅沥沥的雨滴偶尔透过樱花树的枝叶打在脸上,她很享受这种感觉。每到雨天泥土总是格外的芳香。一位少年捂着脑袋匆匆忙忙跑向樱花树,匆忙的沾了满脸的泥土。见了她少年只是伸手摸了摸后脑勺憨憨的笑着。
    在那个雨天,伴着雨声传来的是一年一女清爽的谈笑声。在树下,樱花妖第一次近距离的见到了人类;第一次与人类说话;第一次与人类在一起发自内心的笑。从那之后,那名少年就经常来找她,她也经常在树下等着那人类。
    渐渐的,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叫做爱。爱是少年别在自己头上的樱花,让她不断的施展妖力不舍得它凋谢。爱是少年憨厚又老实的微笑,深深的刻在心里挥之不去。爱是少年亲昵的唤她声樱,让她沉沦。
       直到有一天,那少年又来到那樱花树下,依旧是和往常一样的说笑,可看着那熟悉的人,总感觉今天他有点不一样。
        “樱,我可能要离开了。不过明年夏天,我...我一定回来的,请一定要等我。”
          少年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心跳声清晰而有力。一下一下敲击着她的心。
         “嗯..约定好了,我等你。”
        
         那天,樱花妖割下来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长头发,用樱花将他装饰好,打上一个日本传统的祈愿结,送给他。
          第二年,果然那人又回来了,他们又愉快的度过了一个夏天。第三年,第四年,一年年的过去,那名少年成长为壮年,又从壮年变为老年。
         “樱你还是这么年轻呢,而我.....”
         “我...”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樱,是妖吧”
         “嗯...”樱花妖低头思索着,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樱色指甲嵌入皮肉中。

——剩下就没改啦——

         “没关系,我最喜欢樱了。明年,我就回来娶你”
         “嗯,我等你”樱花妖激动的眼泪止不住的流。紧紧的抱着眼前的人。
          可是,那人再也没回来过,樱花妖等了一年又一年,直到有人砍了她栖息的这棵樱花树。樱花妖不得不离开这里,离开她与他相遇的地方,离开她与他相爱的地方。
          樱忽然想起涂山狐妖可以再世续缘,她又刚巧帮过涂山一次。于是她找到了涂山狐妖。
         『求求你们,让我和那人再世续缘吧』
         『对不起,你们没有来苦情巨树下续过缘,所以真的不可以』看着泪眼模糊的樱花妖,哪怕再心疼她想帮助她也只能默默的摇摇头。
        『为什么樱姐姐不能续缘啊?』苏苏努力的踮着脚,用胳膊支着身体想爬上办理台。
       『真是的,把你抱上来你可要给我一打五彩棒啊』白月初无奈的把苏苏拎上来。
       『哦,好的,』苏苏爬上办理台,拿出一个五彩棒给白月初『道士哥哥,你能帮帮樱姐姐吗,小时候樱姐姐对我可好了呢。』
        『也不是不行,我这最强的红仙出马没有续不上的缘。不过,这报酬嘛...』
        『五打五彩棒。』
        『成交!』
        『真对不起,这缘,你还真续不上。』一回头,白月初看见涂山二当家涂山蓉蓉踱着碎步缓缓的走来。
     
                           ——待续——

文笔渣求不嫌弃啊
其实我想写badend但又舍不得樱花妖
毕竟阴阳师里樱花妖的夫君就去世了QAQ
纠结ing

评论(2)

热度(14)